井冈山根据地干部教育学院
井冈山根据地干部教育学院

首页 > 培训动态

钟山区政法系统“两学一做”井冈山理想信念教育培训

时间:2018-02-25

     经过在井冈山根据地干部教育学院的实践,在体会到“坚定信念、艰苦奋斗、实事求是、敢创新路、依靠群众、勇于胜利”的24字井冈山精神,此次的井冈山理想信念教育主要有以下三点收获。

      一、在参观过程中感受到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无论是井冈歌谣中“红米饭,南瓜汤,秋茄子,味好香”的词句还是朱德说井冈山的稻草盖着睡觉格外暖和还是小井红军医院的伤员排练文艺节目,都体现着井冈山时期红军虽然当时有物资匮乏和抵抗“会剿”的压力,但仍然有从上到下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反观我们当代的年轻人,在国家日益强盛的时候反而感到压力巨大;反观我们的党员,有不少人认为共产主义十分渺茫。其实现在的物质条件和前景比井冈山时期更好了,面临的压力更小了,反而更多党员拿不出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在我们林枫计划的学员里也有人有认为共产主义比较渺茫的想法。我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尤其是就年轻人而言,是因为缺少激励而处于或多或少的明朗又混沌的状态,对个人未来的发展感到比较明朗,对国家未来的发展感到比较混沌。

在个人层面上这可能不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在党和国家层面,我相信这个大问题会在短期内得到缓解。“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第一个将要实现,第二个也相距不远,一次次成果的激励会让党员坚定信念。

二、“过分”还是“不过分”

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毛泽东解释革命中短暂的恐怖气氛是不过分的。他说了两条理由,分别是农会会根据地主行为是不是恶劣而采取合理的惩罚和革命需要暴力。我很久之前就认为他的两条理由都不成立。第一条理由不成立在于,是共产党告诉农民,即使是“好地主”也是剥削他的剩余价值,农民一开始就不完全知道不基于个人恩怨,谁应该被采取什么样的惩罚;而且在建国之后的事件也证明了农民不完全具有准确判断好坏的能力。第二条理由不成立在于,这是站在共产党的角度上说的而非站在地主角度上说的,不能说服地主,所以就成了“对地主使用暴力是因为这个方法只能通过对地主使用暴力才能实施”。

1月20日晚上我和一行培训学员讨论这个问题。我仍然认为这是过分的。但是在第二天参观了革命烈士陵园和博物馆之后,我意识到只因为农会对地主采取了暴力就认为农会“过分”是不对的,因为地主对农民也有剥削和暴力。这时我才理解了毛泽东解释“不过分”的第二条理由,只有通过暴力才能进行革命,而且采取暴力、进行革命是正义的。

三、部分解答了我的一个老问题,带来了一个新问题

   老问题是为什么俄国的1917年革命可以通过工人起义胜利而中国不能。我通过俄国史这门课程了解到,俄国1917年革命的时候工人阶级的力量也不甚壮大,但是俄国可以依靠工人成功革命而中国不行。我在井冈山想到如果俄国1917年革命没有那么迅速,仅仅依靠工人不依靠农民极有可能失败,因为工人对于工业的生产资料没有要求,而农民对农业的生产资料——土地有天然的要求。而中国的工人运动由于种种原因不能迅速推翻资产阶政权,所以革命力量只能依靠农民。

       此次井冈山理想信念教育培训使我受益良多,希望有机会再来参加井冈山红色培训的洗礼。

 


首页
电话
留言板
联系我们